• 学术论文:10065
  • 在线图书:9225|

香港保险研究院

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必须端正文风

作者/李抒望

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必须端正文风

作者/

[内容提要] 文风是构成党风的重要基石,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必须端正文风;当前,文风不正的问题相当普遍和严重,端正文风已成为加强执政能力建设的当务之急;关键是全党要高度重视,大力弘扬生动活泼新鲜有力的马克思主义文风。

[关键词] 文风;执政能力;党的建设

  在我们党内,文风指的是党的思想路线、政治路线在文章讲话中的体现和反映。文风既是党风问题,也是世风问题;它既反映着作者的文化理论修养水平,也反映着作者的思想道德修养水平,体现着作者的综合素质。实质就在于此。它不仅仅是个语言问题,而首先重要的是对客观事物和读者的态度问题,是世界观方法论问题。所以,无论从哪种意义上讲,文风都是党的执政能力建设中不容忽视的一个重要方面。

  文章应该是高品位的精神食粮。在我们中华民族文明发展史上,文章历来被认识为“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今天,我们执政的共产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主要是运用文件讲话,通过报刊广播电视等形式来传达贯彻的。这些说白了,都是“文章”在发挥作用。写文章,是我们党的事业的一部分,是一种执政能力,决非雕虫小技。我们党历来是重视文风建设的,一直为培养生动活泼新鲜有力的马克思主义文风而努力,从延安整风提出反对党八股至今已经60多年了。

  文风问题,可以说是个世纪顽症。时至今日,当年毛泽东批判的党八股的8种表现不仅没有绝迹,而且时常乔装打扮、改头换面,品种繁多、五花八门,招摇过市、令人生厌。举要如下:

  “注水文章”。 作报告写文章,装腔拿调、夸夸其谈、洋洋洒洒、云腾雾罩,本来一二千字就可以讲清楚的问题,硬是添枝加叶拉长到洋洋万言;五分钟就可以讲好的话,一定要短话长说拖它个把钟头,似乎不长就不足以显示水平。讲的写的尽是些老话、空话、套话、大话、废话,甚至假话,很少说新话、掏心窝的话,言之无物,了无新意,缺少魅力,缺少风格,缺少说服力和感染力,满嘴满篇“思想泡沫”。

  “广告文章”。做了一点事情,或者想要做一点事情,唯恐天下不知道,便诉诸笔端,用大型词汇,往大的范畴上扯,往极端处用语,什么新思路新举措啦,填空白创纪录啦,铺天盖地而来。没有经验也要侃出一二三,没有典型也要靠生花妙笔来硬造,把个别的写成普遍的,把偶然的写成必然的,把自发的写成有组织有领导的,把计划写成总结,把设想写成现实。更有甚者,为炫耀所谓“政绩”,不惜采用种种掩人耳目、瞒天过海的手法,欺骗领导,欺骗群众,欺骗自己,虚报数字,把事迹拼凑起来,移花接木。其阵势,欲与虚假广告试比高。

  “包装文章”。现在某些人的为官之道,第一位的是要搞好政治宣传和包装。为此,就要频频地使自己见诸于各种媒体,报上有名、广播里有声、电视上有影,在公众面前打扮成很有思想很有能力的样子,以期引起领导的注意、群众的关注。于是乎,便有个别地区和部门的领导人,竟把自己几年中的讲话汇集成册出版发行,并发文要求下级把它同中央和上级文件结合起来一块学习,贻笑大方。

  “热点文章”。打着更新观念、解放思想的旗号,忙于跟风刮风,望风而文,见热就炒,一哄而上,社会上有什么热点就写什么热点宣传什么热点,缺乏科学冷静的观察与思考。一个新东西出来,自己还没有完全弄明白,就照猫画虎,画虎不成反类犬。结果往往使舆论导向随风摇摆,甚或在某些政治原则、政治方向等大是大非问题上出现左右偏差。

  “克隆文章”。仔细翻翻一些文章,千篇一律,基本上都是一个面孔,如果把名字盖住,很难判断出是张三、李四还是王二麻子的。不是19世纪马克思如何说,上个世纪毛主席如何说,便是昨天的文件会议如何说,很少有今天自己如何说,己说与众说之比少到十分可怜的地步。结果,一大篇文章是一大堆正确的空话,一大堆东拼西凑起来的资料卡片,一场概念游戏。
“关门文章”。制定一项文件、规定,既不认真听取群众的声音,也不深入分析具体情况,闭门造车,除了说些空话错话外,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而这种从主观到主观的东西,又往往作为上级的“部署”去贯彻落实,严重脱离基层实际,甚至朝令夕改。

  “表态文章”。上级开了会议,发了文件,作了部署,不是结合自身实际深入研究贯彻落实的具体措施,而是忙于表态,赶紧开会,照搬照转,把上级文件换个发文机关一级一级地发下去,“通知的通知”,用会议落实会议,用文件落实文件,照葫芦画瓢,上级怎样讲,下边跟着喊,美其名曰“保持一致,行动要快”。无论什么重要的事情,似乎只要开了会发了文,就可以万事大吉、心安理得了,纯粹是为了应付上级,至于下面落实不落实、能不能落实则不闻不问。表面上看是只对上面负责,其实质是对上对下都没有负责。

  “经验文章”。身在“新”中不知新,身在“变”中不知变,身在“险”中不知险,固守陈腐的观念、传统的习惯、往日的经验,老生常谈。不能站到改革开放新情况的角度来分析认识问题,抓不住新事物新矛盾的特殊性,把握不住事物的走向,只能看到眼皮底下那点事,缺乏深刻的洞察力和政治敏感性,不能言人之欲言、言人之不能言,提不出切合实际行之有效的措施,严重束缚人们的手脚。

  “过年文章”。分析形势,上下内外一派大好,机遇良缘千载难逢;谈到问题,都是前进中的问题,不成问题的问题;展望未来,肯定更好,说的全是过年的话。对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中的重大问题、某些带有倾向性的问题、涉及群众利益的问题,总是含含糊糊,模棱两可,没有原则,不讲政治。当年马克思、列宁、毛泽东在与他们的论敌斗争中时时显露出来的愤怒激情和磅礴气势,在这里已茫然无存。

  “谄谀文章”。无论写什么,都是在某某领导下、某某关怀下、某某帮助下,把沾边的领导和单位都挂上,一篇文章里硬塞进本化名册。写领导的一言一行,也总是亲自、在百忙中、作重要指示,媚相十足。

  “加密文章”。这是时下十分流行的一种笔法,就是要在行文中加入一组组“密码”数字或字母。如某文中的“5678工程”,看来看去茫然无知,经作者破译终于豁然开朗:养5头牛6头猪7只羊8只兔。其高明之处就在于,不经作者独家权威解释,谁也看不懂猜不透。因为这“5678工程”也可能是栽56棵树养78只鸭,或其它别的什么,真是变化万千,奥妙无穷,乐在其中。
“暮气文章”。语言缺乏色彩,词汇量少并且陈旧,单调枯燥,句式呆板老套,僵化生硬,味同嚼蜡,暮气沉沉,八股老调,没有新的语言,吸引不来读者。

  凡此种种,误党误政害国害民,危害甚烈。它窒息创新的思想,泯灭创造的灵魂,使我们文章的宣传教育功能逐渐萎缩失灵,失去了应有的战斗力号召力,失去了广大的读者,进而影响到党的路线方针政策贯彻执行的力度,影响党同人民群众的联系,损害党和政府在人民群众心目中的形象,降低和削弱党的执政能力和领导水平。对此,人民群众深恶痛绝;对此,我们必须有清醒的认识。

  当前文风不正的原因极为复杂。就历史原因而言,老八股、党八股、帮八股的影响仍然存在,有些已成痼疾,难以轻易根除;就现实原因而言,体制转轨、社会转型所引起的思想震荡,必然波及到党内来并在文风上有所反映,特别是拜金主义、个人主义正侵染着我们的文风;就领导体制而言,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存在,使不良文风得到庇护和喘息;就理论建设的实际而言,这些年来放松和忽视了对文风的研究、宣传,缺失了对纠正不良文风的理论舆论支持;就写作主体而言,长期以来我们的一些同志缺少独立思考,习惯于向上负责,很少能关心群众的思想情绪,作群众的代言人。写作中存在着不同程度的依附性和依赖感,依赖文件,依赖领导,依赖经典著作,难得有自己的真知灼见。表现手法上不注重修辞,不注重锤炼语言,不是老和尚念经,就是把一些流行的政治词汇堆进文章,耍小聪明,玩花架子。于是,只能在低水平上不断地重复经典,重复文件,重复别人,重复自己。

  上述这一切都警示我们,当前的不良文风,同党的优良传统和时代要求极不相称,同文章在社会主义文化建设中无可替代的特殊地位极不相称。它不能体现执政党和人民在新时期的历史主动性创造性,不能体现执政党和人民勇于开拓进取的生气勃勃的精神风貌,不能体现我们这个伟大民族在21世纪征途上的悲欢忧乐,不能给人们以激励以鼓舞。它是我们思想政治文化战线上的宿敌,到了该“群起而攻之”的时候了。而要切实纠正改变之,需要全党全社会共同来做多种工作多种努力,其中尤其要做好以下几点:

  一、提高认识。文风是构成党风的重要基石,党风决定文风,文风体现党风。文风好坏直接影响着党的作风和形象,影响着党的执政能力和领导水平,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必须端正文风。

  文风问题上的斗争,始终贯串于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整个过程之中。五四运动提倡科学和民主,提倡白话文,反对老八股、老教条的斗争,解放了人们的思想,促进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和同中国工人运动的初步结合。延安整风运动提倡马克思主义革命文风,反对党八股、新教条,又一次解放了人们的思想,促进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实际的进一步结合。毛泽东提倡的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文风,就是新鲜活泼、为中国老百姓所喜闻乐见的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然而,这种新文风在我国还没有得到充分的发展。“文化大革命”中,党八股又恶性发展成了帮八股, 这种恶劣文风的特点是假、大、空。“文化大革命”之后,中国进入社会主义建设新时期,时代精神、社会风尚以实事求是、解放思想、改革开放为特征,马克思主义的文风才得到了恢复和发展。邓小平提出的解放思想、实事求事的思想路线,江泽民同志提出的“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一系列重要论述,既是新时期党的作风建设的新理论、新观点,也是党的马克思主义文风的生动体现。

  新鲜、深刻、真实的话语代表了执政党的正心诚意,代表了执政党理解世界、领导国家的能力,也是它团结社会、动员人民的力量源泉。一切不良文风,本质上都是违背解放思想、实事求事的思想路线,违背理论联系实际的马克思主义学风的,都是党性不纯的表现,都是大不利于创新,大不利于党和人民事业前进的,大不利于加强和提高党的执政能力的,都是要坚决克服的。我们必须将文风问题提到党的执政能力和领导水平的高度来认识和解决。

  二、从领导做起。文风问题,上下都有,但根子在上面。作为领导机关,要下决心精减文件会议,必要的会要短开,必要的话要短讲,必要的文章要短写,去陈言空话,明要旨重点,着力于解决实际问题。一定要破除那种认为文件讲话一定要长,一定要面面俱到,洋洋万言,厚厚一本,才显得重要,才有份量才管用的盲目性。实际上写短文章讲短话开短会,还要说明问题讲清道理,必须要有较高的理论素养、概括能力、语言文字表达能力才行,这是很不容易的,要求是很高的。同时,要充分利用现代化办公手段,推动党政机关信息化建设,切实改进领导方式和工作方法,真正从源头上解决文山会海问题。

  对于每一个领导者来说,优良的文风都是自己的能力、胸襟和凝聚力的重要体现。邓小平说过,“拿笔杆是实行领导的主要方法。领导同志要学会拿笔杆。”各级领导干部要自己动手起草重要文件,中央一直把它作为一个重大的原则问题,曾多次强调,专门发过指示。毛泽东还号召过要中央委员、省市自治区党委书记都变成“国文教员”,亲自动手写文章,给报纸写重要社论,帮助把文章的作风改一改。随着干部队伍知识化程度的不断提高,现在更具备了实现这一要求的条件。需要组织写作班子时,领导者也必须自己出思想、拟定提纲,参加讨论和修改定稿。在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的重大问题上必须有自己独立的见解,在某些带有倾向性的问题上必须有自己明确的态度,在涉及群众利益的问题上必须有坚定的立场。只有这样,才能担负起领导责任,并带出个好风气来。

  三、同改进学风结合起来。学风同文风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改进学风是改进文风的基础,只有把改进文风同改进学风结合起来,才会产生好的效果。概括地说,就是要把学习与实践结合起来。

  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也没有写作权,写作权也是发言权,并且是很重要的发言权。因此,改进文风,重要的是树立正确的群众观和实践观,深入调查研究,切实转变作风。要有古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风范,去深入实际,深入群众,从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中吸取营养动力。必须明确,我们文章的素材和思路不只是来自文件来自领导,主要的大量的还是来自于基层的实践,来自于对实践的规律性认识;我们文章的作者,不仅要关心上级的意图,还要重视亲身的观察,重视自己的发现自己的思考。我们要积极发现和总结改革开放中的新见解新做法,归纳上升为理论,把基层广大党员干部群众的精神斗志和聪明才智倾注在我们的文字中,使我们的文字和思想真正体现时代风貌。只有这样,才能富有思想性和创造性,做到厚积薄发,深入浅出。只有这种来源于实践得益于实践的东西,才能有益于实践指导实践,并接受实践的检验,向前发展。

  四、提高语文水平。要提高语文水平,没有捷径可走,非下苦功学习语言不可。一是要向群众学习语言。新的时代不仅催生新的思想、理论,而且在创造新的语言。进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我国人民,创造了大量新鲜经验和新鲜活泼的语言,大大丰富了我国的语言文化资源。目前,对于这项资源,确有深入挖掘的必要,以创建有中国特色、中国作风、中国气派的理论、范畴、话语体系。二是要向我国的优秀文化传统学习。要经常反复研读一些古典名著,来不断提高自己的文字素养,丰富自己的词汇量。在我们这个讲究写文章的文明古国,两三千年来,前人积累总结了丰富的语文经验,仅汉语常用的辞格就有近百种,我们只有了解它们熟悉它们,不断地使用它们,在写作中才能得心应手运用自如。三是要向外国语言学习。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各民族的文化交流日益广泛而紧密,我们应借鉴、吸纳世界优秀语言艺术。在写作实践中,遣词造句要有严格要求,不容许有丝毫差错和粗制滥造,力求表达得准确、鲜明、生动,有风格特点。最后还要静下心来改文章,反复推敲句子,务去种种陈腐之言和浅薄之词,力求文字出新意出深意,“语不惊人死不休”。

  五、加强阵地建设。当前粗制滥造的文章之所以能满天飞,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有一个可登载它的巨大的“自由市场”。自上而下,我们各级各部门办的报刊,包括名目繁杂的各种“简报”、“情况”、“内参”、“通讯”、“信息”等等等等,其大多水平低质量差,有不少文章语句不通,错字连篇,难以卒读。它们不仅对工作毫无裨益,而且往往干扰正常的办文秩序,堵塞信息通道,的确需要进一步彻底地清理整顿。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没有了市场,“写家大师”们自然就减产停产了。同时,对必需办的各级各类报刊,要切实提高编辑质量,坚决杜绝有偿新闻、有偿稿件、买卖书号等腐败行为,用严格有效的制度措施把低劣稿件拒之门外。

  文风问题说到底,是文德问题,是做人的问题。我们要把作文与做人结合起来统一起来,做老实人,办老实事,说老实话,写老实文章。这是马克思主义人生观的基本态度,也是马克思主义文风的基本态度。继承和发扬党的优良文风,并使之成为我们恪守的作文道德,唯其如此,才能写出无愧于时代的文章,为社会奉献优秀的精神食粮;唯其如此,我们的整个文坛、论坛、讲坛,才能不辱“以科学的理论武装人,以正确的舆论引导人,以高尚的精神塑造人,以优秀的作品鼓舞人”的神圣使命,始终代表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

参考文献

(1)毛泽东选集:第三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811-846
(2)邓小平文选:第一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145-150
(3)江泽民.论“三个代表”[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1.71-78

作者简介

  李抒望,1961年12月出生,男,山东沂源人,现为临沂市委党校理论研究室主任、教授,法学学士,主要研究方向:邓小平理论、政治学。

上一篇:试论当代中国意识形态建设

下一篇:政治人才的涵义及基本素质

资深香港保险顾问

Grace享“核保研究专家”美誉,客观、用心、专业,严谨解释,深度解读,五星服务。

Grace:
香港保险和国内保险区别

支持手机可阅读此文

退出阅读 |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