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术论文:10065
  • 在线图书:9225|

香港保险研究院

我们为何对预言着迷?

作者/

我们为何对预言着迷?

作者/

12月中旬,英国广播公司(BBC)首席足球作家菲尔•麦克纳尔蒂(Phil McNulty)为我们提供了他对英超联赛(English Premier League)本赛季剩下比赛的预测。我对足球兴趣有限,但我发现他的预测令人着迷。即使是对足球最持怀疑态度的人,也可以从中学到很多东西。

以下是一份为那些持怀疑态度的人提供的简短背景说明。获得上赛季冠军的切尔西(Chelsea)刚刚和莱斯特城(Leicester City)踢了一场比赛。在仅仅几个月前,莱斯特城还是一只濒临降级的保级队,然而莱斯特城赢了这场比赛。这样的结果本应让人感到惊讶,可是相比之下本赛季的走势更让人大跌眼镜。冠军队切尔西在史无前例的一系列糟糕表现后跌至联赛末尾。同时,莱斯特城则处于积分榜首。看到莱斯特城击败切尔西,没人感到震惊,尽管如此,这依然让人感觉是一个重大时刻。

麦克纳尔蒂的情况如何呢?本赛季伊始,他曾预测过切尔西会卫冕成功,而莱斯特城将以最后三名的成绩结束本赛季并从英超联赛降级。现在来看,这两个结果都是不可想象的。承认自己最初的预测大错特错后,麦克纳尔蒂提出了一套新的预测。

他的预测是这样的……但是等等。你干嘛要关心这个呢?麦克纳尔蒂对足球非常了解——比我的了解深得多,但事实已经确凿地证明他没法预见未来。然而他胆子足够大,又进行了一次预测,很多运动迷兴致勃勃地阅读了他的预测。

这是足球和足球以外的领域的一个共有模式:专家做出预测,观众津津有味地消费了这些预测,事实证明预测是错误的,没人感到很惊讶,然后这一周期重新开始。为什么?

部分原因是人们的主观愿望:我们倾向于相信世界在轨道上运行,倾向于信任那些专家,他们声称自己破译了时刻表、因此能够解释何事将于何时因何种原因发生。那些曾取得一些成功的预言者,很快就会背负上人们对他们不切实际的期待,比如依靠数据进行预测的政治和运动分析师纳特•西尔弗(Nate Silver)。

西尔弗正确预测了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的精确细节,但他大方承认了三件事情:美国大选的数据很充足,比大多数事情容易预测得多;他有点幸运;党派专家将预测成功的门槛设得很低,因为比起精准他们对声援造势更感兴趣。

果然,西尔弗和他的同事本•劳德戴尔(Ben Lauderdale)试图预测去年英国的选举结果时搞砸了。部分原因是,比起美国,英国大选中有关每一个议席的详尽民调数据要少得多,还有一部分原因是西尔弗没能继续交好运。

即使是对西尔弗等谨慎的、依赖数据的预测者,我们也应该抱一种更切合实际的期待,这才是明智的。但或许我们的期待无关紧要。即使我们明知预测无用,即使专家没有过往成败记录,即使相关问题一直都难以预测(股市、地缘政治突发事件、衰退),我们依然渴求对未来的观点。

真相是,预言就像是品客(Pringles)薯片——没人认为它们有什么很大的好处,但享用它们带来的短暂快乐让我们难以抵抗。我不是很清楚为何事情是这样的,但我对此有两种解释。

12››下一页余下全文全文

上一篇:科隆案揭示移民性别失衡危险

下一篇:欧洲被忽视的政治风险

资深香港保险顾问

Grace享“核保研究专家”美誉,客观、用心、专业,严谨解释,深度解读,五星服务。

Grace:
香港保险和国内保险区别

用手机阅读《我们为何对预言着迷?》

支持微信扫一扫
手机可阅读此文

退出阅读 | 首页